资讯导航
 
 
地道宅女穿越成富家二小姐,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……
作者:JX注册平台    发布于:2018-11-20 17:23:1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伊人懒洋洋地抬起眼,一边用衣袖擦掉嘴角边的糕点残屑,一边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说谁啊?” “贺兰雪,当今圣上的弟弟,被世人称为逍遥王的那位。”伊琳摇着妹妹的肩膀,兴奋道:“天朝第一帅哥。” “厄……”伊人歪头想了想,圆溜溜的眼睛又眨了一眨,问:“那他有钱吗?
伊人懒洋洋地抬起眼,一边用衣袖擦掉嘴角边的糕点残屑,一边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说谁啊?” “贺兰雪,当今圣上的弟弟,被世人称为逍遥王的那位。”伊琳摇着妹妹的肩膀,兴奋道:“天朝第一帅哥。” “厄……”伊人歪头想了想,圆溜溜的眼睛又眨了一眨,问:“那他有钱吗?” “废话,当然有钱。”伊琳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望了一眼伊人,撅嘴道:“不过,也许没有我们伊家有钱。” “哎。”伊人深有同感,从躺椅上站了起来,拍了拍衣襟上的残屑,又环视了一圈伊家花园的奇石异兽,点头道:“其实我倒不介意一辈子留在家里。地主啊,真正的地主啊。” 伊家是天朝最大的商家,茶盐丝绸,什么赚钱便垄断什么,说它富可敌国,绝对绝对不过分。 那天,当伊人从车祸现场穿越到这座美轮美奂的府邸时,她几乎以为自己到了瑶池仙宫。 JX注册平台 当她意识到自己是这座仙宫的二小姐时,伊人更是喜不自胜。 ——终于,终于,可以正大光明地好吃懒做了! 伊人在穿越前是一个地道的宅女,靠给别人画插图糊口,除非地震或者缺粮,基本不出门,平均一天睡眠时间长达十五个小时。 这样生活本是与世无争,与社会相安无事,可是耳边总有朋友亲戚提醒她振作啊,努力啊,就算冲不上比尔盖茨,好歹也混成个比尔盖茨的夫人什么的…… 其实对于第二个选项,伊人倒是没意见的。 可是,谈恋爱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,远不如睡觉那么简单。 伊人几乎有点怀念古代的包办婚姻了,不用挑选,也不用算计,多简单啊。 本着这个念头,当自己的不知道是七大姨还是八大姑说出介绍一个‘可以结婚’的男人时,伊人决定速战速决,找个男人摆脱唠叨。 于是,她出门了…… 于是,她被车撞了…… 于是,她穿越了…… 伊人在穿越过来的第二天都接受了这个事实,而且,她很坦然地,心安理得地,接受了这位,据说从小就是傻子的二小姐的地位。 反正照照镜子,长相也没有多大变。 回头想想,虽然前世的自己已经过世,但是与社会一直没有什么互动,估计也不会引起蝴蝶效应什么的。 只是想起父母,伊人略略伤心了一点:他们再也不用指望自己有一个嫁给比尔盖茨的女儿了。 不过——反正前世还有一个堪称青年才俊的哥哥,伊人倒也不太担心。 至于这一世呢? 伊人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,然后眨眼看着面前的‘姐姐’。 天朝大美女,伊家的心肝宝贝,伊琳。 伊琳是美女,伊人承认。 这样的美女,放在聚星平台前世,绝对是站在镁光灯下,让世人瞻仰的那种——而且是纯天然的那种美女,皮肤柔滑,五官精致,娇媚入骨,而且家世显赫。 据说,伊家的那个大奸商老爹,成天指望着能将这位国色天香的大女儿送入皇宫,以后母仪天下,让伊家的生意更发扬光大,而且,也能光耀伊家的门楣。 所以,虽然从伊琳及笄起,各地的王孙贵族就将伊家的门槛踏碎了一条又一条,伊琳依旧不为所动,一心一意等着三年一次的大选之日。 如今,伊琳十八岁了,再过几月,就是皇帝大选之日了。 可就在这时,皇帝的弟弟,天朝第一没出息没能耐没事做的闲散王爷贺兰雪,竟然纡尊降贵,向伊家求亲来。 伊家虽是大族,是富人,可再怎么说,也不过是一商人。 在天朝,商人的地位一向不高。皇亲贵族,于他们,便如天上的星月,是用来瞻仰的。 他们自然不敢像拒绝其它人一样拒绝贺兰雪的求亲,可是自己的宝贝女儿,好不容易等了三年,就是为了等这个入宫的机会,又岂能白白地给了皇帝的弟弟呢? 如果是其它王爷,那也是一件美事,只是这贺兰雪? 伊老太爷摸着将军肚郁闷:这贺兰雪就是一个绣花枕头,大草包嘛。 以后,指望他为自己办点事,那是根本指望不上的。 贺兰雪是先皇的第三个儿子,当然,先皇只有三个儿子——我知道是废话,大家可无视,咳咳。 第一个儿子贺兰淳,当上了皇帝,就是当今的天朝淳帝。 第二个儿子贺兰钦,当上了大将军,手握天下兵权,常年驻守在野,也是一跺脚天地摇的人物。 可是这贺兰雪嘛…… 除了平日里找些怀才不遇的秀才们吟吟诗,喝喝酒,狎狎妓,实在没有什么可称道的地方。 ——不,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,便是他的容貌。 据说容若光月,风光月霁。 只是,一个男人长漂亮了又有何用?难道不吃不喝成天对着他YY不成? 伊老太爷很郁闷。 可是拒绝又不行。 于是,伊老太爷在郁闷到极致的时候,灵机一动,想起了自己的另一个女儿。 贺兰雪只是向伊家求亲,并没有指定说要哪个女儿啊。 除了伊琳,自己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? 那个女儿,便是从小生下时便傻头傻脑,成天除了吃,就是睡的,伊家二小姐,伊人了。 他将劝说任务交给了伊琳,伊琳也终于第一次好声聚星注册好气地向自己的白痴妹妹说话。 在伊人穿越过来的第十天,她一边啃着冰雪糕,一边听着自己名义上的姐姐,连哄带骗地劝说自己嫁过去的事。 伊人今年十六岁,比伊琳小两岁。 十六岁的伊人,一直生长在这美轮美奂的宅院里,从来没有出去过。 原因很简单,她是傻子,真正的傻子。 打出生起,就很少开口说话,或者动手做事——不过她是千金小姐。自然也不用做事。 她每天唯一的事情,便是搬个椅子在长廊上看树上的毛毛虫爬过,树叶落了,毛毛虫慢慢长大,变成了蛹,又变成了蝴蝶,蝴蝶飞走了,伊家二小姐睡着了。 前世的伊人穿越过来的时候,这世的伊小姐却在睡梦中过世。 这一世,她无所贡献,也无所伤害,自自然然,呼吸一般活了十六年。 伊人在她的躯壳里醒来的时候,她的唇角兀自挂着笑容,轻柔纯美,如柳絮落地,尘埃不见。 灵魂换了,甚至——没有人发现异常。 她是一个被遗忘的人。 伊人醒来的时候,只期望自己继续被遗忘。 可是事与愿违,不过才过了短短十天猪一般的日子,平静就此被打破。 她倾国倾城的姐姐,开始游说她替自己嫁人了。 伊人倒也不觉得什么,如果一直养在娘家,在这样的封建社会,一定会被人指责的,嫁人可以一劳永逸。 何况,姐姐说的那个人,条件似乎不差。 有钱,闲散,不在任何权力中心,几乎是完美选择。 伊人一边思忖,一边继续懒洋洋地笑。 “小妹,怎样?”伊琳瞪着那双异常美丽的眼睛,巴巴地望着她。 伊人很白痴地点点头,又继续塞了一个冰雪糕进口,点头道:“好啊。” 伊琳眉开眼笑,伸手揉了揉伊人圆乎乎的脸,道:“以后当了王妃,可要记得姐姐哦。” 伊人笑眯眯。想:还不是因为你想当皇妃,否则哪里会将我推过去? 不过,罢了罢了,利用就利用吧,反正,她也不损失什么。 于是,婚事就这样定了。 伊家仿佛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养在深闺的二小姐,那个华贵却冷清的院落顿时被打扮起来,红红的灯笼挂了起来,伊人被几个命妇翻来覆去地折腾,凤披霞冠地打扮起来。 婚事敲定,三日后过门。 逍遥府下了聘书,媒婆做足了礼仪。 一时间,逍遥王迎娶一商家女的消息传得满城皆知,只是所有人都知道,这不过是我们心血来潮的逍遥王的另一个玩笑而已。 谁让那个伊琳这么难娶? 再说了,逍遥王府上,早已有一个正妃,三个侧妃,爱妾更是无数了。 这样大张旗鼓地娶伊家女子,无非就是摆摆排场吧。 喜宴上,大家笑得心照不宣。 伊人出嫁那会,天气很好,阳光灿烂。 伊人掀起轿帘,望着天上那轮红艳艳的太阳,眨了眨眼,然后,打了个呵欠。 帘子被放了下来,清风吹来,拂起一角,隐约看到里面的新娘子一前一后的摇晃着,不知道是不是轿子太颠的缘故。 就这样大张旗鼓、招摇过市来到了逍遥王府。 喜轿停下,一旁的喜娘上前向守在府前的贺兰雪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。 贺兰雪挑挑眉,算作回礼。 喜娘于是退了下去,只是头迟迟不肯低下,依旧痴痴愣愣地望着贺兰雪。 站在贺兰雪身后的侍卫早就发现了喜娘的异样,却也没有加以阻止。 哎,能怎么阻止呢? 满街人都是这样。 侍卫叹口气,也歪着头打量起自家的王爷来。 一身喜服的贺兰雪明艳得如三月盛午的阳光。 唇红齿白,气宇轩昂,临风而立,则满城满国的男人女人,只有掩面羞愧的份。 若是女子,则少了英气,若是男子,便失了妩媚。 那种绝艳,竟是男男女女,皆是不及。 按伊人以后的说法:丫就是一不男不女的主。 现在,他走下台阶来。 穿过扎着大红绸缎的石狮子。 径直走向他的新娘——当然,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新娘了。 走近,贺兰雪斜眼瞟去,看见了做势要晕的喜娘。 邪魅的唇角只是一勾,倾城倾国的笑容让漫天的阳光黯了黯。 看热闹的人群里,簌簌地倒了一群,又被后面涌上来的人踩到了脚底。 ——据统计,每次贺兰雪现身,都会死伤数十人,而一身喜服的贺兰雪,更是杀伤力无穷,那天更是尸骨成堆,凄风苦雨,惊天地泣鬼神,形同屠城——当然,那是后话。 现在的情况是,贺兰雪终于停在了轿子前。 高大修长的身躯在烈日下投下一个长长的影子,随着轿帘的摇曳而晃动不已。 帘子后,新娘隐约的身形含羞带怯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 “世人皆知伊家小姐绝色,万金难求一见,今日大喜,不如让世人都来瞻仰一下王妃的美色?”贺兰雪声音清润悦耳,如山涧清泉,更如过林之风。 轿子里的人,却是静静的,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。 贺兰雪蹙眉。 微欠身子,伸手去捋轿帘,手还未探到帘子,便顿到了半空中。 似乎,似乎…… 眉头愈加紧缩,不知道锁碎了多少少女的心。 贺兰雪顿着的手,迟迟不肯往下。 大家只道他怜香惜玉,温文从容,也不催促,都屏息相待,等着看伊家小姐的绝世容貌。 贺兰雪的手指拢了拢,决定摆脱方才的错觉。 方才他似乎听到了轻微的鼾声——绝对应该是错觉! 试问,天下有哪个女人会在大婚时睡觉,更何况,还是跟他贺兰雪成亲! 消除疑虑后,贺兰雪当机立断,姿势利落优雅地掀开了轿帘—— 在贺兰雪目瞪口呆的时候,伊人正梦到了前世的哈根达斯。 那五彩缤纷的雪糕球啊,巧克力的、草莓的、香蕉的、咖啡的……乖乖,全身都被冰淇淋给包围了…… 伊人口水流了一地。 很多年后,当贺兰雪搂着伊人,站在京都最高的地方时,他笑言,道:“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你睡得那么沉,那么安详,让我……” “怎样?”伊人回搂着他的腰,迷迷糊糊地问。 “想揍人。”贺兰雪失笑道:“从一开始,你就是一个能让人失控的人啊。” 伊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道:“没办法,轿子这样晃啊晃的,不睡觉实在对不起四个轿夫啊。”更何况,梦里还有哈根达斯呢。 贺兰雪宠溺地笑笑,不再言说。 不过大婚之时,确实——想揍人呢。 贺兰雪憋足了全力,才没有当场发飙。 他还不想自毁形象。 可面前的那个小女子,一张圆嘟嘟的小脸耷拉下来,眼睫轻颤,呼噜打得不亦乐呼,更可恶的是,她的睡像还极其不雅,那口水,几乎滴到了红艳艳的新娘袍上。 贺兰雪一阵恶寒: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倾城大美女? 京都的人都怎么了?就这点的审美观? 他忍了很久,终于在所有人被惊得鸦雀无声的情况下,轻柔地将手放在了伊人肩膀上,浅言道:“伊小姐,已经到了。” 伊人这才悚然惊醒,迷蒙的双眼,还没有从五彩缤纷的哈根达斯那里回神,便撞到了一副更精彩绝伦的画面。 应该说,精彩绝伦的脸。 她怔了很久,方问:“你是贺兰雪?” 贺兰雪望着她,星眸微敛,面上却云淡风轻。 伊人心花怒放。 原以为只是随便找个靠山,没想到靠山还挺帅,算是附加的奖品吧。 “不好意思。”她快手抹掉嘴角的口水,又整了整衣角,肃颜道:“我准备好了,可以拜堂了。” 那种游戏轻忽的语气,让贺兰雪又是一怔。 然后,终于有了怒气。 伊家不过是一商家,轿子里的女子,分明不是传言中那个倾国倾城的伊家小姐,而且,她竟然如此儿戏地对待与王爷的姻亲。 贺兰雪很不爽。 “你真的是伊小姐,伊琳?”忍住性子,贺兰雪低声问。 那双慵懒魅人的凤眸,也在问话的时候,蓦地犀利起来。 只是这种犀利,只有伊人一人看到。 伊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,初见时被美色迷惑出来的好感消失无踪。 这个男人很危险,她心里警醒了一下。 “我是伊家小姐,可是不是伊琳。我是伊琳的妹妹,伊人。”调整好心态,她朗声回答。 这种情况,伊人不是没有想到过,自从知道自己替姐姐出嫁,她就知道有这一关要过。 所以,在贺兰雪形如利剑的注视下,伊人堪称冷静。 何况,这才是她所求的。 最好这个王爷因此不待见她,将她打入朝思暮想的冷宫,放任她偷懒睡大觉,皆大欢喜。 “伊人?”贺兰雪蹙眉思索,记忆里似乎没有这个名字。 难道区区一个商家,也敢诓骗皇亲不成? 伊人也不催他,好整以暇地等他反应过来。
聚星注册 JX注册平台 聚星平台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12-2018 聚星注册公平公正公开平台 网站地图